中国政府网  |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注册  |  登录

首页

政务公开

渝快办

互动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司法为民

联调模式 北碚区:成立物业纠纷诉调对接中心

日期:2020-11-19

城市化进程加快,小区越来越多,物业纠纷随之而长,纠纷案件滋增。如何化解,消减繁复累赘的诉讼压力,让矛盾消弭于庭外?北碚区司法局创新而行,在物业纠纷调委会的基础上成立物业纠纷诉调对接中心(以下简称诉调中心),搭建新调解平台,探出一条人民调解的新路。

现状:一个新的调解平台

在北碚区司法局附近,有几间面积200余平米的办公室,门口挂有三块牌子:北碚区物业管理协会、北碚区物业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北碚区物业纠纷诉调中心。第一块牌子是多年前就有的;第二块时间不长,2019年10月25日,北碚区住房城乡建委委托下属的物业管理协会成立了物业纠纷调委会;第三块牌子才挂几个月。

北碚区司法局副局长胡岚岚介绍,今年4月,北碚区司法局、区法院、区住房城乡建委决定在物业纠纷调解委的基础上成立一个专门的物业纠纷诉调对接中心,住房城乡建委发挥行业主管部门的主导作用,法院和司法局提供业务指导。这是一个新平台。5月25日北碚司法局和住房城乡建委对调解员进行岗前培训,5月26日中心正式挂牌,第二天正式运行。

目前诉调中心共9人,专职调解员3人,兼职6人。专职人员具有物业纠纷调解经验,兼职人员都是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对物业工作有经验。可以称他们为“诉调员”。

诉调中心自成立以来,工作卓有成效。据统计,截至9月8日,法院委派、委托调解386件,已成功调解137件,其中司法确认调解协议133件,167件正在调解,实现物业催费30多万元。

据悉,诉调中心被纳入北碚区2020年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创新亮点项目。

价值:形成诉源治理合力

已有物业纠纷调解委为何还要再成立一个物业纠纷诉调中心?

诉调中心的核心在于这个“诉”字,也就是说,它调解的是那些准备诉讼或已经进入诉讼过程、适于调解的物业纠纷,这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已向法院起诉,但还没有进入实质诉讼过程的物业纠纷,法院立案庭可以先登记委派给调委会调解,或引导当事人直接向调委会申请调解;二是在诉讼过程中,区法院也可以委托区物调委进行调解。

为何要等纠纷走到诉讼这一步才开始调解?

原来,主动找到物调解委要求调解的纠纷少,相反,法院受理的物业纠纷案件却越来越多。据统计,北碚区法院2017年受理了1238件,2018年2436件,2019年上升到2821件。对区法院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处理好这些诉讼,将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耗费不菲的司法资源,并且这些纠纷案件很多是因为业主未缴物业费。这“一少一多”引起了北碚区司法局的注意,如何更有效发挥人民调解的作用,积极化解纠纷,必须根据现实情况创新。

但问题来了,已进入诉讼过程的纠纷牵涉一些法律问题,涉及很多专业知识,一般物业纠纷调解员难以胜任,需要专门的调解员。

主要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依托法院“易解”平台和已有的物调委,诉调中心诞生了,“完善了物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联动协调机制,努力打造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形成诉源治理合力。”胡岚岚说。

技巧:法为上,礼为先,和为贵

徐玲现在是诉调中心的一名专职调解员,她善良、漂亮,有责任心,物业纠纷调解经验丰富。虽然辛苦、压力大,但她很喜欢这份工作,“经过多次调解,要签协议的时候,觉得很有成功感。”徐玲说:“无愧于人民调解员这个称号。”

徐玲有两个还未上学的孩子,可诉调员几乎没有周末,有时晚上还要上门调解,业主周末、晚上在家,才有时间调解。幸运的是有的纠纷一次就调解成功,而徐玲遇到一个纠纷,调解了整整一个月,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谈。

调解并不只是想办法说服对方,还要想其他办法。徐玲的做法是尽量站在业主一边,遇到有困难的业主,要想办法帮助他们。

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有的业主确实很困难,没交物管费。徐玲7月份就遇到一位单亲妈妈,37岁,带着孩子来北碚打工,也在北碚买了一套房子,生活压力大,确实有困难,拖欠了物业费,物业公司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在了解情况后,徐玲找到物业公司,提出大家一起想办法帮助这位业主,最后事情解决得很好,调解很成功。

诉调讲究技巧,徐玲认为无论如何要坚持两条:一是“法为上,礼为先,和为贵”;二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法为上”,那么首先要懂法。所以,这几个月徐玲一有空就恶补法律知识,同时参加有关培训。可见诉调不同于一般的调解,它需要专业知识,属于“专调”。

未来:建立“联调模式”

“专调”就是针对专门领域、需要专业知识的调解工作,它不同于传统的一般性的调解——俗称“普调”,调解所有适于调解的纠纷。

胡岚岚说,随着社会的发展,矛盾纠纷也越来越复杂,而纠纷人的素质也越来越高,他们了解的也越来越多,更清楚怎么应对事情,基于这种情况下,必须调解升级,“北碚司法局已在10个领域组建了专调机构,包括婚调、交通调、医调、劳动争议调等。”

升级专调,并不是要废除普调。“我们采取普调结合专调,形成一个调解网络。”胡岚岚介绍,一方面大力发展基层(村、社)的普调,另一方面着力延伸城区普调的触角,比如物业纠纷调解覆盖所有大型社区,不只是调解业主与物管的纠纷,还调解邻里纠纷,甚至家庭纠纷。这是庞大的调解网络,“让调解照亮社会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

下一步如何发展物业纠纷诉调中心?胡岚岚说:“一是规范化、制度化;二是推进平台实体化运行;三是继续探索创新。”

胡岚岚所说的“探索创新”就是建立“联调模式”,首先组建具有各种专业知识的调解员人才库,其次是打破壁垒,根据纠纷情况,不同人才库的调解员可以参加同一个调解,提高调解的效率和成功率。

社会向前发展,调解也跟着向前发展,越来越专业化、网络化、协同化。这就是北碚物业纠纷诉调中心关于市域社会治理的有益探索。

(刘涛/文  作者系上游新闻记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